今天是:

榆林文史

榆林文史您當前位置:首頁 >>榆林文史

蒲子華:寧死也不退出共產黨

編輯:admin     來源:榆林市政協    點擊數:14次     時間:2019年12月11日

南國倫

1931年11月黨中央根據地的《紅色中華》記載:“陜北紅軍第二十四軍軍長蒲子華率領紅軍,配合當地群眾,進攻陜北府谷、神木一帶,與井岳秀師激戰,敵方恐慌萬狀……”。

蒲子華,本名蒲文錦,又名蒲汝英,字子華。陜北綏德南關娘娘廟墕人,1906年出生在一個商販家庭,生活富殷。1923年夏小學畢業,考入陜西省立第四師范學校(即今綏德)。上學期間,受到校長李子洲等共產黨人的啟發和教育,參加學校黨團組織領導的學生愛國運動,被吸收為共產主義青年團員。1927年8月4日,陜北軍伐井岳秀派部隊查封了四師。蒲子華受黨的委派,打內國民黨軍隊內部開展兵運工作。他先到井岳秀開辦的軍事講習所學習,結業后到楊虎城部隊任班長,后又轉入駐安徽的高桂滋四十七軍任連長營長、團附。

1928年,高桂滋四十七軍駐遵化,創辦了一所軍事政治學校,子華編在學員隊。此期,經楊重遠、陳以平介紹,蒲子華轉為共產黨員,在黨的地下軍委領導下,積極宣傳革命,秘密發展黨團員。這時蒲子華家中派人到遵化,勸說蒲子華不要搞革命,回家做買賣。蒲子華態度堅決,不愿回家,要繼續革命。被派的人回到綏德把這消息轉告了蒲子華的父親蒲念祖,蒲念祖十分生氣,并說,家中有吃有穿有錢花,你鬧什么革命,叫狗日的瞎做,一定不會有好結果。

1929年春,高桂滋部受到排擠,被編為一二三旅,后改為獨立十旅,駐魯東南。蒲子華被黨派為高部第三團黨組織負責人。

1930年冬,中原大戰結束,高桂滋倒蔣失敗,退駐山西平定。任正太護路軍第一師師長,下轄三個團,蒲子華被委任第三團團附。這支部隊受革命影響較深,當時已有共產黨員50多名,其中還有擔任營、連、排級軍官。由于蔣介石排斥異己,高部供養困難,長期不發軍餉,官兵怨聲載道,人心思變。中共山西省特委對這支部隊特別重視,認為是一起義或策反的好對象。1930年11月,山西省特委派特派員李志敏到部隊整動黨組織、發展黨員。李志敏到部隊后,首先與蒲子華取得聯系,雙方配合,加強做下級軍官和士兵的思想工作,發展黨員,培養骨干,為策動起義又創造條件。1931年4月,山西省特委又派軍委書記蘇亦雄(谷雄一)、軍官教導員吳旭禮和牛曦(牛清明)三同志到高部,為武裝起義做準備。蒲子華把牛清明放到自己身邊,以“護兵”為名掩護起來,秘密開展革命工作。

正當全體共產黨員加緊準備武裝起義之際,1931年6月,有一叛徒在上海供出一批共產黨員的名字,其中有高部一團八連劉玉山同志。敵上司電令高桂滋逮捕了劉玉山。情況危急,中共山西特委書記劉天章及委員等分析了形勢,決定在高部提前起義,并派蘇亦雄再到高部,領導這次起義。

蘇亦雄到高部后,立即召集蒲子華等黨員骨干緊急開會。會議分析了形勢,擬定起義有關事項,并將起義時間定為7月4日夜12時。因這天高桂滋要帶團長等部下軍官,去北京給自己的父親祝六十大壽。同時,這天是星期六,軍官要回家,是起義的絕好機會。會議同時還擬定了起義部隊拉出來以后,各團的主要戰斗任務。蒲子華領受任務以后,回到營房,與牛清明一起進行緊急的準備。7月4日10時許,突然響起槍聲,蒲子華猜測到情況有變,便和牛清明以查哨為名趕往三團駐地,方知一團二營長劉孔彰對起義有所覺察。蘇亦雄等領導,為防不測,決定提前起義。他們來不及與二、三團聯系,便率領一團1000多名士兵起義。蒲子華和牛清明當機立斷,迅速沖出平定,在城外加入一團起義部隊。為防止敵人的反撲,起義部隊很快撤離平定。7月5日晨,起義軍1100余人行進到盂縣城外的三岔路口,進行整編。蘇亦雄代表黨組織宣布:這支部隊是經中央軍委批準,命名為“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四軍”。由中共山西省特委直接領導。接著宣布了領導人名單,赫光任軍長,蘇亦雄任政治委員。軍以下分兩個縱隊,蒲子華任第二縱隊參謀長,牛清明任二縱隊政治指導員。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四終于在暴風雨中產生了,這是中國北方建立的第一支紅軍,震動了整個華北大地。

起義軍向北方轉移,在行軍途中,蒲子華參加指揮了盂縣上社鎮偽團的戰斗,生擒保安團全部隊員,激獲一大批槍支彈藥。紅二十四軍又改變行軍方向,來到河北省阜平縣城外,蒲子華指揮了攻城戰斗,攻進了縣城,打開監獄,釋放了在押的全部政治犯。并打開谷倉,將谷米發給勞動群眾。當天天津的《益世報》報道:“縣倉庫所存谷300多石,一發而盡,如此分糧有三日。一般窮人,遂歡天喜地,大呼我們的救星到了……”。蒲子華協助軍部領導,協同當地黨組織,充分發動群眾,經過幾天緊張的準備,7月26日舉行千人大會,宣告成立了中華蘇維埃阜平縣政府。這個華北第一個人民政府的誕生,震動華北,動搖了反動統治!兑媸缊蟆敷@呼:“有其軍千人,則不久可滿萬,俟其羽翼養成,則包圍無所施,竄擾不及防,較之江西,有過之而無不及也”。

紅二十四軍的壯大,蘇維埃政府的建立,成為國民黨反動派封建軍閥的心頭大患,他們千方百計妄圖消滅這支新生武裝。由于紅二十四軍主要領導表失警惕,中了敵旅長沈克的“假降”之計,結果赫光、蘇亦雄、竇宗融、劉子祥等紅紅二十四主要領導慘遭殺害、被捕。只有副軍長劉明德僥幸脫險逃回縣城。他立即召集守城的蒲子華和一縱隊參謀長王子國開會,決定由他們三人組成軍委,蒲子華任參謀長。然后率軍突圍,沖出縣城,攻占虎山,經縣北向靈邱方向轉移。行軍中,紅軍采用靈活戰術,攻占應縣小石口,全殲守敵兩個連。這時劉明德派牛清明前往太原找劉天章,劉天章及山西省特委感到問題嚴重,立即召開特委會研究,決定派劉天章、牛清明一起追趕紅二十四軍。當他們追尋到陜北時,得知紅二十四軍在陜北同井岳秀作戰失利損失慘重,部隊已經退散各地,惋惜之余,只好返回太原。

紅二十四軍在劉明德、蒲子華的領導下,先到清水縣,又向保德。前后一月余,行程兩千多里,打了大小10多仗,沿途還發動群眾,打土豪,斗地主,摧毀了一些反動地方政權和武裝。紅二十四軍進入山西河曲縣,與上級失掉聯系。大家公推蒲子華為代軍長,蒲子華率軍繼續與敵作戰。這時,處境十分困難,前有波濤洶涌的黃河阻擋,后有晉軍的追擊。蒲子華以代軍的身份帶著三人到府谷,在府谷黨組織的幫助下,找到船只,將800多人隊伍安全渡過黃河。到達陜北府谷。

紅二十四軍西渡,陜北軍閥、榆林鎮守司、國民86師師長井岳秀早有防備。紅軍剛從府谷十里灘動身,就遭到井岳秀部段幼庵團的襲擊。蒲子華率軍沖殺半小時殲敵兩個連,被迫退到神木的木瓜堡、清水一帶。在這里與地下黨組織負責人劉田鳴取得聯系,準備在此建立根據地。不料,井部劉潤民旅、高雙成旅和傅作義的騎兵突襲而來,經過激烈的戰斗,紅軍突圍到陜西和綏遠交界的楊肥峪、盆而烏蘇,大易汗海、王子旗、新廟等地。蒲子華堅定不移,率軍繼續與敵周旋戰斗。這時,蒲子華、劉明德和王子固商議,決定派蒲子華前往太原向中共山西特委書記劉天章匯報情況和請示今后意見。蒲子華化裝成商人,只身經歷各種危險,終到太原,但未見到劉天章,他立即返回原部隊。這時他與劉昭德商議決定把紅軍分3路轉移;1路向北轉入內蒙;1路沿長城活動;1路南下轉入內地,開展工作。蒲子華率軍避實就虛,靈活有度,有力的打擊了圍追的敵人。

在河口窩兔采當一帶,子華所率的部隊又遭到敵軍的圍攻。經過激烈突圍,他們向烏審旗方向轉移時,又遭到井部重重圍攻。紅軍人員傷亡很多,兩個縱隊長受傷。在非常不利的情況下,子華鼓勵大家,堅持戰斗。他一人去查看撤退路線時,不料與府谷警察局長韓某相遇,韓曾在高桂滋部與蒲子華相識。蒲子華立即逃跑,韓率警察堅追不舍。由于子華路線不熟,在一山溝,被警察前后圍住,遭到逮捕,押解榆林獄中。其余人員激戰后失利,被迫繳械。

蒲子華在榆林獄中,井岳秀酷刑拷打,子華堅貞不屈,大義凜然。井岳秀最后對蒲子華說:你干大高桂滋說,只要你退出共產黨,就給你一條生命。原來高桂滋于1919年率國民軍86師一個連駐防綏德時,與蒲子華的父親蒲念祖關系很好,雙方并結為拜識(結義兄弟)。高桂滋知道蒲子華起義后,非常生氣。但他又顧及與蒲念祖的情誼,電告井岳秀:只要蒲子華退出共產黨,就給他一條活路。井岳秀想利用這個關系,讓蒲子華屈服。但蒲子華堅定地說:“我寧死也不退出共產黨!”。井岳秀聽到后非常震驚,他使用軟、硬方法都沒使蒲子華屈服,惱羞成怒,便把蒲子華殺害于榆林西城外。時為1931年10月下旬,一個英勇善戰、堅強無比的紅二十四軍軍長蒲子華,為革命獻出25歲年輕的生命。

綏德解放后,政府把蒲子華評為重點烈士。他的光輝名字,銘刻在綏德烈士陵園中高大的烈士紀念碑上,其英名至今熠熠閃光。

供稿: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榆林市委員會
地址:榆林市高新區榆溪大道       聯系電話:0912-3598656       傳真: 0912-3598676
備案許可證編號:陜ICP備09011148號-1        技術支持:大一科技       本站訪問人次:547496

今天贵州十一选五开奖
執行時間31ms